青海副省长文国栋投案 被指与"隐形首富"关系密切


青海木里矿区整治风暴引发当地官场地震。继李永平、梁彦国等厅局级官员落马之后,担任副省长不满两个月的文国栋主动投案。

9月6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发布消息,青海省副省长、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书记、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书记文国栋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文国栋是今年被查的第13位省部级高官,也是青海落马的第4位官员。与之前3位被查官员不同,他是主动投案的。

一周前曾公开露面,

任副省长不到2个月

文国栋现年52岁,青海西宁人,早年当过教师,仕途起步于青海湟中县委,落马于副省长任上,整个政治生涯都在本省。

他从秘书当起,历任湟中县委办公室秘书,海东地委办公室秘书,海北州委办公室秘书、督查员、主任、副秘书长等职。2001年6月外放海北州下辖门源县任县委书记。

之后历任青海海西州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副州长,玉树州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书记等职。2015年7月,文国栋调任海西州委书记,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书记。

今年7月22日,文国栋升任青海省副省长,至今不到2个月时间。青海省政府官网显示,青海现有9名副省长,文国栋排末位。

8月中旬,青海成立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任双组长的整治工作领导小组。文国栋是8位副组长之一。

文国栋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9月2日。据海西州委机关报《柴达木日报》报道,当天海西州召开常委会会议,传达省委有关会议精神,听取汇报部署工作。文国栋主持会议。

9月4日,海西州委中心组召开理论学习(扩大)会。会议观看了有关《把握修订的主要精神,抓好公务员法贯彻落实》的视频讲座。文国栋未有出席。

据《青海日报》报道,8月31日当天青海省召开木里矿区以及祁连山南麓青海片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三年行动现场启动会。

会上,文国栋代表海西州委州政府和现场指挥部表示,要坚决肩负起政治责任、主体责任、属地责任,心无旁骛专心专注合力攻坚,确保按期完成整治目标。

值得注意的是,同样是8月31日,海西州委副书记、州长孟海在木里煤田生态环境保护局主持召开州木里矿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现场工作指挥部第三次会议。

会上,孟海传达学习了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近期讲话精神和省木里矿区生态环境综合整治指挥部第一次会议精神,听取汇报部署整治工作,文国栋亦未出席。

与马少伟关系密切

8月初,一篇题为《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的报道,揭开了木里矿区非法开采整治的序幕。与此同时,青海“隐形首富”马少伟也为公众所知。

马少伟经营了一家名为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兴青公司)的民营企业。兴青公司成立于1981年,是一家集矿产、房地产、酒店、农业为一体的大型产业集团。

该集团有马少伟、马登科、马绍雄和马绍云4名股东,其中马少伟占股40%,疑似实际控制人。陕西金土地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金宗博与马少伟有过合作,也有生意上的争端。

金宗博此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马登科与其他三人是父子关系。马登科本是西宁郊县的农民,改革开放后逐渐进入工程建筑领域,从包工头做起,逐渐发展壮大,后来成立了工程公司。

马氏家族发家是从参与建设西宁的国贸大厦开始的。据金宗博介绍,当时马家本来没有钱,后来筹到垫款才拿下了项目,也由此与当地政府部门建立了联系,实现了人生的第一次跨越。

金宗博说,马少伟又在马登科奠定的基础上进一步拓展产业和业务,积累资本。再之后双方在煤矿矿权方面有了纠葛,诉讼官司延续至今。

当地一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文国栋与马少伟关系密切,两人相识很早,还是老乡。马少伟对文国栋有过不少帮助”。

其还提到,此前青海成立了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任双组长的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大约一周前,文国栋已经不在上述领导小组的名单中。

另有一位对当地政情比较了解的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文国栋能力是有的,胆子大性格霸道,有时说话还比较粗俗,生气时能直接把文件扔到下属脸上”。

该人士也提到,文国栋与马少伟都来自青海湟中县(今湟中区),他们是老乡。马少伟的父亲马登科经常固定时间外出打牌。但自从出事后(木里煤矿非法开采被曝光)再也没有出现过。

整治风暴持续

自青海木里煤田非法采煤的盖子揭开后,一场严厉的整治风暴也随之而起。

青海省纪委书记滕佳材此前表示,“调查中,如发现兴青公司非法开采背后存在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利益输送等问题,无论涉及到什么人、什么层级,将一查到底、决不姑息”。

8月中旬,青海省委省政府召开全省生态环境保护警示教育大会。王建军会上连提三问:“不保护好生态,青海在全国还有什么地位?不履行好责任,青海怎么向党和人民交待?不发掘好潜力,青海的未来有何出路?”

王建军强调,要清醒面对生态环保的严峻性。形由人塑,势由人造,严峻的生态保护形势,说到底是人为造成的,必须拿人来说事,这是省委省政府的鲜明态度。

整治行动开始以来,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原委员、管委会原专职副主任兼原木里煤田管理局局长李永平,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管委会原木里煤田管理局常务副局长马成德,海西州委原常委、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原常务副书记、管委会原常务副主任梁彦国等接连落马。3位官员均为文国栋直接下属,交集甚深。

其中值得一提的是梁彦国,他今年6月中旬拟提任正厅级干部,7月6日青海省政府刚发布任免通知,8月9日即被免职,任职时间刚满1个月。

中国廉政法制研究会常务理事、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廉政法治中心主任魏昌东教授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2018年国内曾出现“自首潮”,当时多名公职人员因职务违法或犯罪而主动投案自首。今年又出现“自首第2波”。表现为自首人员多是在职在任官员,选择自首的人员的职位较高,所涉及的问题主要为职务犯罪。

魏昌东认为,文国栋等人主动投案深刻表明了一种趋势,即腐败治理“新转折点”的出现。问题官员在不断“幡然醒悟”,这是反腐力度逐渐由隐性增加向显性增加转折的标志。他表示,随着反腐力度不断加大,系统性反腐机制逐步完善,纪检监察联合发力,反腐工作的震慑效果开始显现。公职人员不敢腐、不能腐、不愿腐的“三不腐”战略,正在显现成果。